Monday, July 23, 2007

吸了果冻

HAND'S UP!
PALM TOGETHER!
E~E~SAR PUR E~
KUCI BEBE KUCI BE~
KUCI BEBE SAR PUR E~
BREATH IN~ BREATH OUT~
BREATH IN~ BREATH OUT~
ONE TWO THREE FOUR!
一二三四!
吸了果冻!
吸了果冻吸了冻!
吸了果冻吸了冻!
你!
你们!
吸过了吗?
PZZZZZZZZZZZZZZZZZZZ~~~~~~

Share/Bookmark

Monday, July 16, 2007

来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已经开始感到紧张,尤其是今天看到有新生抵达。紧张的原因是害怕自己是否能够真正帮助到新生。再来是,怕自己说错话、压不住场面、未能真正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糟糕,越紧张想的越多,想的越多就更紧张。做领袖需要勇气,我还欠缺那一点点勇气。

无论如何,紧张也没用了,明天开始就是忙碌的一星期。好的坏的先别去猜测,总之,尽我能力做好目前的每一件事。不敢有太高的期望,更不敢盼望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只要达到这次迎新周的三大主旨:帮助新生、巩固友谊、从中学习,我已经非常开心了。

发现自己还真的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这些东西没当过领袖的人是不会晓得。以往会自责为什么达不到别人的要求,现在不会这样想了。我仍然在学习,这次不好,下次要比这次好,所以当别人指出不足之处已经不会感到羞愧,想的是,下次要做得更好。

下星期将会是很热的一个星期,大伙儿的热情将融化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砖一瓦。
Share/Bookmark

生日快乐

两位美女同一天生日,一同祝福她们:



秀:祝你在澳洲越过越精彩,回来可以当厨师了。





Yen: Wish you have a meaningful 21th birthday, and hope you can relax more:-)


Share/Bookmark

Friday, July 13, 2007

良师益友

一生中能够遇到一个良师益友已经是万幸。他,是我们的大哥哥,有他在的地方,没有人会不觉得安心的。他说的每一句话总令人折服。我告诉自己,以他为榜样,因为他真的是一位值得学习的对象。

主角:Edward,恭喜你毕业啦!!!!

曾经的回忆,就用相片来凝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杀鸡儆猴,告诉大家出席重要场合千万别穿成这样!!!!

Share/Bookmark

Can't Lose What You Never Had




Share/Bookmark

Thursday, July 12, 2007

1 + 1 = 3

好电影 + 好歌曲 = 何止双倍享受???



Share/Bookmark

Wednesday, July 11, 2007

空虚

有一种空虚,那是无聊过度的空虚,以铺天盖地之势将人淹没。我现在,正在面临另一种空虚。

每当忙碌,自己就会陷入“麻痹”的状态,然后呢忽略很多事包括健康,这个过程到了最后,就会产生一种绵绵的空虚。软绵绵,用蚕食的速度将我脑袋充塞,我似乎变成一个两眼呆滞嘴巴合不来的白痴,只为忙碌而忙碌。

以前我会对这种空虚感到惶恐,深怕空虚会侵蚀我的热情。现在,慢慢变得对这些空虚没什么感觉了,虽然觉得空虚,但我仍可以将事情做好。而我也发现了,会令我感到空虚的事情,因为我对它已经没有任何激情或感情,继续推动我的只是一份责任心。尤其是当自己所做的得不到认同,就开始问自己是否该继续。我会继续,结束后我不会再理会任何有关事项。

我变得自私,也渐渐感到内在的自己慢慢变成机械。这也是,麻痹地为忙碌而忙碌,与机械有什么分别?

生命中能让你释放激情的人事物,不需要多,一个、一件、一样就足够了。
Share/Bookmark

Tuesday, July 10, 2007

两个人

我要写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我一辈子都会珍惜的朋友。不需要华丽的辞藻,用最简单的字句介绍她们:阿华和J。

阿华
有“追看”我部落格的人应该对阿华有点印象,皆因我“搬新家”后第一篇文章就是写我和她的对话录。而我和她的渊源,据说(听她说)从小学我们就见面了。当时我去她的学校比赛然后得奖,我得的是笔试奖,她却得到演讲奖。之后升上中学,我当班长,她成了我的副手。我最清晰的记忆是,每当上华文班我俩总是能擦出火花,对华文的热诚是我俩的共同兴趣。中二搬家,我与她就失去联络,直到中六华文班使我们能够再续同学缘。想一想,这是很奇妙的。

阿华这个人呢,比我这个不切实际的双鱼座更“超现实”,她曾经跟我说过不想长大,因为长大了看到更多丑陋和不满的事,令她很失望和伤心。听起来好像很可悲,不过她也有很可爱的一面:不想长大的意思,就是她仍然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有时候谈天还会被她的天真言论“吓到”。例子:上星期我们仨拜访敬爱的唐老师(浓眉?!)。聊天之际谈起了老师的孩子,原来老师的孩子也是在国大念书,化学系第二年。这时阿华突然杀出一句:“老师你看起来这么年轻孩子都那么大了?”我和J当场不顾仪态地大笑,将两个月的分量一次过笑出来,老师似乎也哭笑不得(我觉得)。事后我们“质问”她为何如此狗腿,她竟然还说这都是实话,晕~~~

不过,她的可爱正是最可贵的地方,这就是阿华。

J
不想写她的真实名字,因为我觉得用单英文字母称呼她更符合她的性格。在学记队认识她,变得熟络却是我们卸任之后的事。关于她的故事,我曾经献出我的“第一次”,当时J是见证人之一。别想歪,我指的的是第一次唱K,糊里糊涂地跟着J和其他朋友唱到傍晚七点。能跟她变得熟络,是因为文学。她很有才华,捕捉文学意象仿佛就像与生俱来的天赋,还能创作新诗。不过她的诗我可看不明白,因为我的功力与她相比,简直开玩笑!也因为她,我接触了不少之前完全没理会的文学作品。比如说村上春树已经变成我俩的偶像。每每谈及他的作品,我们都无可避免的沉溺一番~~~

说到底,我最佩服的还是她的文字功力。能用文字精确地表达自己的感觉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可是她做到了,就连她与男友在部落格打情骂俏的话,看了没有肉麻的感觉,觉得很俏皮,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和阿华是中学同学,我和J是学记,她俩之前完全不认识,直到中六华文班将我们仨联系,中六华文班,不止得到知识、乐趣、好老师,也让我遇到了两个好(老)友,一段令人怀念的岁月:-)
Share/Bookmark

做一点事

发现一直以来都想着要为别人做些什么,忽略应该为自己做些什么。
甚至,做了那么多却得不到赏识和珍惜。
我想,我应该自私一点,做点令自己感到骄傲的事。
明年,一块金牌,除了这个我什么也不会管了。

Share/Bookmark

我的家

我仍然在生病,好汉最怕病来磨,这句话果然没错。这两天晚上不断咳嗽,简直像是要将肺都咳出来,感觉自己似乎衰老了几十岁。

刚才到食堂吃饭时听到某电台DJ主持节目,他说的是“唠叨”。他说有的人嫌家人非常唠叨,却也有的不知道有多渴望有人在身边唠叨。听到这里,我开始想家了,尤其是身体欠佳的时候,想家的感觉更浓烈。

在家的时候,妈妈没错很唠叨,我却发现她唠叨的地步到了只顾着照顾我而忘了自己。口头上虽然觉得很烦,我知道妈妈都是为了我好。回来之前,她就不断问我要不要拿什么什么的,担心我吃不饱或不够营养。所以,现在我更要赶快调理好身体,不要再让她操心。 到了新加坡,竟然将她买给我的保暖瓶摔破了,很心痛。不是因为还没用过就坏了,而是我如此粗心大意没好好照顾妈妈给我的关怀。

爸爸总是一副“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之前我竟然强烈地感觉到他对我的关心。当载我到车站时,他不断嘱咐我小心扒手、多喝水、别去人少的地方等等。换成以前,他只是默默的付出。也许现在年龄大了,更容易流露自己的感情。

我是幸福的、我是幸运的,这点从来没有否认。幸福,是因为家人不断地爱我、照顾我,虽然碍于面子我并没说出来,但我真的是感觉到他们的付出。有时候怪自己,他们不断地付出我只是接受,觉得受之有愧。幸运,是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有一个完整的家,之前与二姐有口角,几天后大家都原谅了彼此。无论再怎么激烈的争吵,我们还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的一家人。大姐说,以后我们我们有了各自的家庭,一定要保持来往,三姐弟,有今生没来世了。

以后,就让我当儿子的肩负奉养双亲的责任,我要用一切来报答他们,也要报答姐姐对我的爱护。常常会问自己的所作所为值得吗?其它的我不懂,为家人做的一切,无论是什么都值得
Share/Bookmark

Sunday, July 1, 2007

一点念头

就这样,一个多月的日子已经晃过去。我已经将所有可以做的临时工都做完,现在正是等待“收成”(薪水)的时间。不过,一如我大姐说的,只不过从一个框框转去另一个框框。这是我第一次当销售员,之前一个多月在某著名服装店打工,昨天和今天则当起了饼干销售员,虽不是感觉很好,却是最宝贵和难忘的经验。

其实之前完全想象不到销售员工作会是个什么模样,虽然二姐已经提醒了我会很辛苦,我仍然要尝试。至少,年轻人吃点苦算不了什么,况且工作后我才发现,其他人的工作可能比我的辛苦十倍,我尝到的那点点苦头已经是微不足道了。头一个星期,还不习惯工作环境和压力,曾想过找一些比较轻松的工。后来朋友秀在msn告诉我:enjoy the work,就尝试将它作为自己的工作态度,并且不断告诉自己:吃苦当进补。回想起来,这两句话作用蛮大的。秀,谢啦。

秀在她的部落格谈到自我,我觉得很有趣,毕竟小学以后我只写过一次自述,还走狗屎运地得奖。现在,又要检视另一个阶段的自己。今天放工后我发现自己在某些性格细节上又变了。虽然我一向崇尚“变换才是永恒”的道理,然而这次的转变却令我很矛盾,我不想拥有这种转变,一旦变了,从前的已经再也不会回来。对自我的无力感越来越重,看来这也是另一种消极的转变。我很想保留一些东西,但是另一个我已经默默接受了身边的地狱,渐渐的,我也会变成地狱的一部分。这段话,是与另一位朋友J谈起,至少她有维持纯真的意愿,我却强迫自己融进地狱,分别就在这里。
现在常常会有一种感觉,很想做某些事、说某些话,总要经过两个自我的角力后才敢有所行动。不是别人牵绊着我,是我自己阻扰自己,我在惧怕一些可能发生的结果。亏我还说要当一名热血青年,我连基本的勇气都似乎消失了。

这并不是消极的说辞,只是当下有这些想法,应该要诚实地记录下来。在人面前虚伪,对自己至少得坦白吧。

I think I’m everything of mine, but I also can be nothing。

秀:第二次惊喜正在筹备当中,不过可能不及第一次惊喜,现在来吊你的胃口,哈。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