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1, 2008

月饼仔

回家的一个星期里,除了每天煮饭和看电视以外,也有去赚点外快。

回家的第二天,我跟妈妈去了卖月饼。这里让我解释为什么会突然间跑去当“月饼仔”,原因是那一天是霸级市场Jusco会员日。根据在下的母亲往年的经验,每年的会员日的人流只能说变态地多,要拼营业额还看今日。为了应付人潮,我这个菜鸟也只好上阵。

在回家之前我工作时已经严重睡眠不足,回家当天又午夜1230am才抵达,休息了一天早上五点多就要爬起来,因为人潮七点就开始。但是,我俩还是迟到了,整整八点才到Mid Valley。如果不看时间,也不是因为要工作的关系,根本不知道才早上七点老老少少已经塞满整个Jusco!乍看之下以为是周末下午黄金购物时间。所以啊,人一旦下定决心地变得疯狂,时间也失去意义了。

我背好月饼的资料,包括种类、成分和价钱,就站在那边准备看有没有顾客光顾。站着站着就觉得奇怪了:怎么人潮汹涌,就是没人上门买月饼?左看右看,答案呼之欲出:我们的摊位在人潮的出口,人人买了东西付了钱就走了,还会有谁那么麻烦停下来买月饼,然后再排队付钱?就这样,我眼巴巴看着人们向一个方向走去,自己无聊地站着。睡眠不足的后遗症就在这时候开始了,表面上是站住,可是脑袋里已经神游~~~我觉得自己就跟隔壁那根柱子快要变成亲戚。妈妈看我脸色开始发青,赶快使我买panadol吃,才没觉得不适。

从早上一直到午餐生意额都没有太大起色,只有小猫三两只过来。午餐过后情况开始改变,顾客开始来得频密,我把神游的灵魂召回,人越多越有精神。我不晓得如何形容推销的情形,用某些难忘的对话作为例子:

客A:有什么好吃的口味介绍?
我:嗯。。。不如试试看这个?绿茶加莓子,吃起来甜甜,莓子的酸味不会令人吃了觉得很甜腻。
客A:(考虑ing)
我:又或者这个低糖芋头银杏?低糖份,银杏又有营养,最适合照顾健康的人吃了。
客A:(还在考虑ing)
我:不然可以试试传统口味,单黄莲蓉、pandan莲蓉。。。。。。(一口气说了四五种)
客A:好吧,就给我这个这个那个那个。。。。。。

解释:有人问其他口味的话就靠吹牛混过去,创了我一天内吹牛最多的纪录。妈妈查货时对我说:“怎么你那么厉害卖了那么多绿茶莓子和芋头银杏?这两种是最难卖的。”
“没办法,我就只试过这两种,只会说这两种。”

客B:月饼可以放多久?
我:(其实并不懂),如果放冰箱的话。。。大概。。。可以放一个月吧。
客B:才一个月?不就到不了中秋节?
我:(冒冷汗)嗯。。。其实啊。。。月饼是新鲜的好吃,所以如果到时要吃的话还可以再来买,现在你不妨买几种口味回去试试看,看那个比较好吃,到时候再过来?
后来看了月饼的保存日期,凡有客人问同样的问题,一律回答:十月。

一整天下来我都没什么胃口,索性连晚餐也不吃。看手表,已经10点了!不知不觉我已经撑到最后一个小时,之前想过若没什么顾客的话叫妈妈让我早退,想想还是不好就撑下来。人潮从早上七点到现在没停止过,十点过后才陆陆续续有顾客光顾,而且都是买来送人,一来就是大手笔。等到顾客都心满意足地走开,再看手表,11点,放工!我终于熬过神游的16小时了!比熬过饥饿三十更开心,哈哈。

做sales的,是人越多做得越起劲,虽然未必每个人都要买,但是每一次推销就是一次销售员与顾客的对招。成功的,顾客就买;不成功的,顾客就走,这种感觉还蛮过瘾的。当看到顾客被“击败”后,看着他们捧着一盒一盒月饼去付钱,真的很有满足感,虽然只是帮饼家打工而已。

只不过,下次如果知道要连续站着16小时的话,前一晚一定要睡足:)
Share/Bookmark

近况

我回来了。

不是已经遗忘这个部落,只是有的时候不想乖乖地坐在电脑面前打字。有时间的话,我宁可拿来尽情地堕落。堕落,才是正经事,这是我和JJ的经典格言。

先来回答之前那篇post的问题,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我说升级=死别。有天晚上,我听JJ说有个我们学记的朋友去世了,原因是不知名肚子痛。讽刺的是,我连她的容貌都想不起,但是熟悉的名字却像针在皮肤表面轻轻地扎,没刺到肉,仍有感觉。我能做的,也只有在数百公里外的南方用沉重的心情去哀悼,也用同样的心情自责遗失有关她的记忆。

当生活的离别逐渐变成一种不痛不痒的习惯时,上天似乎觉得是时候“升级”了,迫使我爬上更高的级别-死亡。这次的是一个遗忘的同伴,未来接踵而来的,是越来越靠近的人。密友、亲人、甚至是情人,我是否得开始去准备了呢?

也不得不感激上天的安排,按部就班由远至近,给了我一个看似微弱但重要的警号。身处新的level里,开始修炼吧。
Share/Bookmark

Monday, July 14, 2008

升级

跃过生离

等级提升level up:

“目前等级:死别”

Share/Bookmark

Wednesday, July 9, 2008

Let It Be

谢谢金星的劝导。


Share/Bookmark

Friday, July 4, 2008

南大游学系列(4)-云南园

说到南大,最应该提起的就是云南园。所谓云南园听起来好像是个公园的名字,其实在N年前这种“XX园”“ZZ园”是橡胶园的名称,当时橡胶是世界重要的贸易物品,有不少东南亚商人靠种植橡胶起价,南洋大学的创办人陈六使先生(点击阅读生平)的家族就与橡胶种植业息息相关。

有的人不太懂历史的可能会问:“南洋理工大学是否就是南洋大学?”答案当然不是。根据时间脉络,我先来简略谈谈南洋大学。南洋大学比马来亚独立稍微年长了点点,在1956年正式招收学生开课。所在地就在刚才谈到的云南园。南洋大学的成立是东南亚华人热心教育的一个铁证,因为在当年为了筹建大学,无论哪个阶层的人士都出钱出力,集合几乎整个华人社会的力量才得以成立。可惜的是,无论是当时的马来亚政府还是独立后的新加坡政府,都对华文教育采取打压的态度。

看到这里,不懂大家是否觉得这种情况很熟悉?秉持着“南大精神”,我国的华教运动历史上也有过类似的行动,就是筹建“独立大学”。虽然最后当然未能如愿,可是南大精神是值得让每个关心华教的人所景仰和奉行。

结果,在或明或暗的压迫下,南洋大学1980年被新加坡政府用了“英语之上”的懒理由关闭。南大的中文系与马来亚大学的社会科学院合并,成为现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文学与社会科学系。

欲了解更多有关南洋大学的历史,我推荐大家阅读这篇文章:点击这里

后来,不知道是否出于补偿的心态,政府在南大旧址建了一间南洋理工学院,1991年正式改名南洋理工大学,朝向全方位大学的目标。我说出于补偿心态,因为大家看看:建了新的学院,却偏偏保留“南洋”这个名字。可能因为学院建在旧址,怕触怒华社,所以用了“南洋”来作为止渴的梅子。到了现在,“云南园”代表的只是南洋理工大学华裔馆前面的一个花园,不禁唏嘘。

好了,说了那么多坏话,应该让大家看看云南园漂亮的一面。这得归功校方的管理,将花园打理得那么有情调,我拍照当天还有人“情不自禁”赤裸上身跑步咧。

这是华裔馆的另一面,有点像皇上的行宫?

六连拍开始,这是第一张。。。



。。。结束了。

当年南洋大学的牌匾,遥望对面高速公路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要提醒些什么的。

李白的月下独酌,是不是也在这种亭子?

所谓“小桥流水人家”,没有流水也没有人家。

花园走道的照明灯,果然很有心思和味道。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