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0, 2008

Never Give Up


Thanks to my beloved sister :) I will never let everybody down and will work ever harder to get what I want.

Share/Bookmark

Thursday, August 28, 2008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早安啊,王玮杰!

Share/Bookmark

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感动

今天和朋友吃完饭走路回宿舍,说着说着谈起了我们对看书的品味和兴趣取向。他说了一句:“要找到令人感动的文学作品,有时候还真难。”哈,他的这句话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话说中四的时候,我们来了一个新老师教华文班。大家应该知道,国中的华文班排在正课时间以外,学生都早被正课折磨得死去活来,所以华文班的同学来来去去都是十几个。我刚好是华文班头头之类的角色,新老师也很快就留意到我。

中学华文课肯定逃不开写作文。我忘了那一次作文题目是什么,只不过想来点特别的东西,刚好当时又阅读了几本黄乃辉(不知道的人按这里)的书,被他奶奶极力养大他的故事影响了,于是照着那个背景作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写进作文。故事也是从小脑性麻痹的“我”如何被妈妈训练和养育,算是“半抄袭”,惭愧咧~~

过了一个星期,老师派作文回来,她叫我去到面前,说:“玮杰,你写的这篇作文写得很好。我看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可能我本身也是一名母亲。”

噢,那一瞬间我没感到飞天的喜悦,而是觉得无比的羞愧。我用一个“借来”的故事骗取了老师感动的泪水,这个罪名比目无尊长更大!我只好跟老师说其实那是我看了一个真实故事改编的,老师说不用紧。

那一次之后,我又学会两样东西:

写什么做什么都好,原创最重要。

骗取感情的人是最可耻的。

他就是令我变成“感情骗子”的人——黄乃辉先生。

后记:我把这个故事告诉妈妈和姐姐,他们听了后再看看黄乃辉的照片,异口同声的说:阿杰,你笑起来也很像他噢!

@#$%^&*(!@#$%

Share/Bookmark

Sunday, August 24, 2008

2008年新加坡大专文学奖散文组第二名

图书馆

从小学以来,就觉得图书馆是一个神秘的矿地,只要有心地进去,耐心地挖,总会被你挖掘到一些不为人知的收获。是价值连城的黄金,还是一堆无用的砂石,得看自己的功力了。依稀记得,小学的图书馆是货柜改造而成,由四根铁柱合力撑起,撑起了浩然书海,也背负了启蒙学子的使命。虽然如此,年纪尚小的我根本没那份耐心进去图书馆寻宝,有空的话,还不如与三五知己在篮球场挥汗嬉闹。寻宝的责任,留给图书管理员吧。直到有一次,老师带我们进去图书馆看《狮子王》,我望着一本本排列整齐紧挨着彼此的书本,像极我们在操场周会时的队伍,满有趣的,没想到图书也要遵守校规呢。羡慕的是,书本不用穿制服,远远望去,书脊拼凑成色彩缤纷的书墙。

十余年后,我们也像童年记忆里的书本一样,摆脱白衣蓝裤的限制,可任意挑选喜爱的打扮、喜爱的科系或喜爱的人。我这个大学的菜鸟,则选择爱上了图书馆。

国大共有七间图书馆,我只爱上最大的中央图书馆。有人说过,如果学校巴士路线是动脉和静脉,中央图书馆就是心脏,在两条血脉的交接处输出旧血,迎进新血。生生不息,它就这样维持了学校的生命力。中央图书馆楼上是中文图书馆,在馆外眺望,可以看见远方繁星点点的海港灯火,你争我夺地闪烁,似乎在催促那慢条斯理的轮船:“快点,还有很多货物要装卸!”。再往下看,一群一群的学生在等巴士,很容易辨认他们:三五个聚在一起,笑也笑得特别大声的,应该就是初来乍到的新血;单独一个或只有一位朋友相伴的,是在学校浸淫已久的旧血。年复一年,等车、上车、下车的场面没变,变的只是人。旧面孔即将消失,新的面孔很快也会变成旧的。人来人往,大家就在这图书馆楼下的车站,乘搭人生的车辆往不同的方向前进。谁说只能在古诗中找到感叹时光流逝的情怀?

我喜欢周末一个人去图书馆,或温习,或随意拿起身边一本书翻阅,或找资料喂饱老师指定豢养的作业。我用自主画出一个隐形的圈,这是我的王国,可以随心所欲地让自己朝三暮四。在小猫三两只的图书馆里,一点一点地将我的圈子往外推,将无人的时空荒野一并收纳为领土。天地茫茫,我却在这个有限的疆域的某个角落,自立为王,证明自己独立的存在。就像旷野中那颗唯一的树,哪怕它是苍老还是嫩幼,路人都无法忽视它的孤傲。周日可就不一样了,人与人的隐形的圈子互相推挤排斥,犹如在一个玻璃瓶里不断放进各种颜色大小不一的玻璃珠子,再挤一点,瓶子珠子均破裂,谁也得不到好处。

不只自己,有时候看看馆里其他野心家如何圈地称王也是一种享受。一张四个座位的桌子,是逐鹿的中原。甲先声夺人,选了一个位子坐下,身上仿佛喷出很多黄色的缕丝,包围着桌子的轮廓,然后立体的扩张,形成三维空间的领土。甲的附近是乙的红色区域,正在与数学题纠缠不清;对面是正在上网的丙的蓝色领域,泾渭分明。每一位图书馆的霸主都明白和平共存的道理,河水不犯井水,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空间就满足了。那些后来的人,眼看土地已被占领,只好央求霸主开放领域,好让自己分一杯羹。早来的野心家走了,后来的就鸠占鹊巢,成为领土的新一任主人。

每个野心家都有一份自己的寂寞,只有了解寂寞才能成就大业,所以图书馆也收藏各种各样的寂寞。学习本来就是一条寂寞无边的旅程,走得越远,昔日同窗战友一一挥手道别。坚持走下去的人,都明白,只有唯有忍受寂寞的严寒方可种出那一颗属于自己的智慧之树。在馆里,寂寞的你和寂寞的他,在相对的桌子偶然眼神接触,彼此当下了然于心:“你也是一个孤独的学习者吧?”相视而笑,不需要言语,那已是心灵最大的鼓励。这一刻,寂寞与寂寞作伴。

每一本书都有一个灵魂,无论是九百年还是三十年,都安静地在书页中熟睡。图书馆不是书的坟墓,而是书的轮回。每一个翻书的动作,就是一场招魂仪式。翻开内页,逐字逐字地念出咒语,书魂渐渐显现。要么就静默地聆听它诉说数个世纪的过去,要么与它来一场古今思想辩论,要么让它来教懂自己看透尘世琐事的智慧。仔细地听,图书馆里尽是一片喧闹,求知若渴的灵魂不安的骚动,与苏醒的书魂的呢喃形成共鸣,非常热闹。完毕,将书阖上,书魂再次睡去,期待下一次的轮回复活。人因书而启发,书因人而珍贵,以灵魂安抚灵魂,对人对书都是最大的慰藉。

我想,图书馆不只是蒐罗书魂的地方,它本身就是大学的灵魂,有怎样的灵魂,就有怎样的躯体,随之更改。我去图书馆不只为了找书,也在大学的腹地里感受它最深处的精神,接受大学灵魂的洗礼,使自己与它融为一体,我即为学校,学校即为我。国大是一个忙碌的学校,各种建筑或改建工程常年无休,就像一位已近中年的贵妇还不断靠整容来取悦自己与他人,年头整高鼻梁,年终去隆胸,到头来连自己最初的样貌都忘了。可幸的是,还有一个百岁老人,用低沉而威严的语气不厌其详地向每个进入家门的人训话,莫为世俗诱惑而迷失纯真的自我。

曾经的我,习惯了一踏进图书馆,眼神游走于书架之中,搜寻一位女孩的身影。这是她常来的地方,总是在选定位子坐下来之前,有意无意地随意绕绕,看看熟悉的倩影会不会在熟悉的位置出现,已成了一个习惯。女孩曾经微笑但坚决地对我说:“我们不可能。”但是,心里的另一个自己仍然渴望在这个有规则的迷宫里,在某个书架的转角碰上了她。两条不同方向的线在这个点上交叉,当下的我遇上当下的她,也许只能匆匆地以一个微笑、一句“好久不见”作为短促的纪念,来不及将过去共同拥有的记忆搬出来就各走各路。遇见,还是没遇见,心里就像被揪了一下又放松下来,说不出的释然和惆怅。

也许,日后的相遇,就要掷缘分这枚硬币来决定了。

生活总有数不尽的忧愁烦恼,能在图书馆中用阅读的姿态慢慢地沉入书海最深处,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吧?

王玮杰


感激师长和朋友们的支持,我会,也一定要,继续加油和努力。重读几遍才觉得很多累赘的词,献丑了。
Share/Bookmark

Saturday, August 23, 2008

天使与恶魔

一觉醒来,精神清朗,于是又很无聊地玩这个:


This site is certified 55% GOOD by the Gematriculator

This site is certified 45% EVIL by the Gematriculator

看来我既是天使,也是魔鬼,双面人(奸笑)。

Share/Bookmark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全球华文不及格大奖

我看别人玩这个,搞到好像去神庙求签那样,因为得了这样的一个奖都不知道意思是什么。我现在是透顶无聊也报名玩了。得到的奖项是:



志在必得?我志在什么然后又必得哦?有请高人指点了。

Share/Bookmark

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我没写日记的日子比没写部落更长。以心理学的说法,这“说明”了我不想去写日记,可能是要避开什么事。我再想想,要避开的,也许是自己的真实感受,不想将它们再一次搬出来,就干脆不要理会,在心里另一角挖个洞把头埋进去。

直到昨晚,想着把它给冷落了那么久也于心不忍,逐打开抽屉拿出来。翻到最后一次写的那面:七月三十号。再翻下一面,没有了。

原来上次写下来的心情,就是宣告这本日记的结束。

第一本日记写了五年,这一本算了算,记载了两年的变化。两年,总觉得两年是我的生命中一早预设的阶段。每隔两年,就像蛇要换皮一样,脱掉,留在深幽的森林,有兴趣的人可以捡起碎片阅读记忆,反正我已经不需要了。大学就是个要人加速成长适应现实的地方,这两年得到的教训或经验,潜伏体内,为长出的新皮提供养分。旧的,舍弃吧。

新学期开始,我用蛇族冬眠的精神,窝在房间内啃书。

只是,蛇也会寂寞。这一刻,想听一听真实的人声。
Share/Bookmark

Tuesday, August 19, 2008

公告天下2

这回是新加坡大专文学奖散文组第二名,题目《图书馆》(我最差的就是想题目)。

作品将在星期六颁奖典礼后放上来与诸好分享、讨论。

感恩。

:-)

Share/Bookmark

赢和输

李宗伟输球,这个全马人都知道。

李宗伟输得很难看,这个只有看直播的人才知道。

星期日晚上,我站在商场的六个电视机前,与其他人像甘蔗那般站着看决赛。一边是新加坡乒乓女队对垒中国队,一边是羽球男单决赛。一个小时过去,一向abang-adik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纷纷在决赛被对方横扫,一同夺得银牌。

我们当然知道李宗伟输球的原因,无非是受内外压力所使,平常的实力发挥不出来。有的人大失所望,纷纷指他干嘛如此不堪一击。

巧的是,我在今天的报纸看到这句话:“It's a silver medal, but they are our golden girl"。对新加坡来说,望穿52年的秋水的奥运奖牌到手,她们已经是比冠军更令人爱戴的乒乓女团。

我对李宗伟也有同样的感觉,虽然你输了,但是你绝对不是败给林丹,只是自己的心魔。在每个拥护你的马来西亚人心中,你已是我们的冠军。你令马来西亚国旗悬挂在颁奖台上,难道这不是一项荣誉吗?四年后的你可能已退役,后人仍然会依循你的步伐,然后超越你。

李宗伟输得难看,我们会渐渐淡忘。

但是李宗伟为马来西亚赢得第一面男单银牌,每个人都会记得,一代传一代。

当然,我也会永远记得,中国羽球队总教练李永波曾经在一次林丹李宗伟对垒时大嚷:“打断他的狗腿!”还有安排周蜜输给张宁的赛事中,大声地说:“这证明我们实力强大。”

我也记得,林丹摔拍、拳打教练的事故。

赢了世界,输了品德,有什么用?
Share/Bookmark

Tuesday, August 12, 2008

我最近都找不到灵感或动力去写这个部落。把手上的负担一个一个放掉,换回来的是被更巨大的空虚吞噬。对于某些人,恨不得离开,又有万般不舍。只是决定了就不要再三心两意,不然输掉的,是自己的信用。

在接下来的日子会暂停写部落,可能等我有心情的时候,就让它苏醒,或者人道毁灭。

不知道,我不知道以后的决定如何,只知道现在连内心对话都不想。

让我聆听宁静。

野火无限期熄灭。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