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2, 2008

东主有喜

我明天第一次坐飞机回国,就是从新加坡回吉隆坡,哈哈!

这里暂时关闭一个月,在家的我要潜心看书和写作,尝试将自己推上另一个层次。

祝安。

Share/Bookmark

Sunday, December 7, 2008

I miss you

"I miss you"

如果这是哪位美女对我说,那种效果肯定就像洒下一片雨,令寸草不生的荒漠也开出一朵朵羞涩的青翠。

可惜,这不是。

看着msn里出现不止一次的这句话,还觉得有点失笑。不是一位,而是两位、三位家乡的猪朋狗友对我的“深情告白”:

友人H正在某公司接受实习生的现实社会行情磨练:
H:“when u back?"
我:“13/12 lo.”
H: “miss you le.
我:“erm......”

友人B跟将近三年的女友分开了:
B:“I wish you are at rawang now.”
我:“you can find H they all ah.”
B:“But I miss you le, quick quick come back.”
我:“......”

友人J追求感情失败:
J:“When you come back we go yam cha.”
我:“of course.”
J:“we all miss you.”
我:“omg......”

看来最近大家的感情方面都受到一点挫折,需要兄弟们的扶持了。又或者,将对女生的感情投射在兄弟身上,gay一gay彼此。

既然大家都那么gay了,我也不妨跟兄弟们说:

I miss you all too! Wait for my return!

这就是男生的情谊。

Share/Bookmark

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乱言

一段挣扎的时期结束,大家也相继放松下来,要嘛就到外头癫一番,要嘛就赶快收拾包袱回家当少爷小姐。

而我,多逗留岛国一星期,为的就是要工作赚点住宿费。

人们开始用疯狂寻找慰藉。疯狂逛街、疯狂吃喝、疯狂得毫无理由,也疯狂得天经地义。考完试的昨天傍晚,用一顿subway套餐慰劳自己,再恩赐一套crunchyroll.com上的《大逃杀》。噢,叩谢皇恩,万岁万岁万万岁。12点,上床睡觉。

没有去疯狂,也许是心虚而怯懦,藉着自我封锁为不满意的表现赎罪。也许是明白自己没太多时间去疯狂。作为学生的时间似乎是一条被点燃的引子,烧到尽头,就被炸去另一个世界——现实社会。

我,准备好了吗?

不知道,目前的智慧还不足以回答。

早上在图书馆打工,一个月前“门庭若市”到现在“门可罗雀”,这么大的落差还真让人感到一股心寒。我曾笑言如果图书馆要征收入门费,上课的日子就够它赚翻。看到现在的稀稀落落的人分散各角落,再怎么的繁华盛世也会落得衰败不堪。呵呵,我又想太多了。

"Definition of health- a person's well being of physical, psychological and social aspect. It is not merely absence of diseases."

看来,我还真的很不健康。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