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3, 2009

休息

昨晚匆忙地从家里赶回新加坡来

然后今天又开了三小时的会议

还想着晚上把握一点时间温习

看着笔记和课本

闭上眼睛养神

竟然快睡着了

看来今晚已经什么都做不下

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还是早点睡吧

Share/Bookmark

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连用屁股思考都没资格

越多相关的新闻,越多相关的评论,越多来自不同的人的言论,越令我感到义愤填膺。

有的人利用最简单也最错误的逻辑:衣衫不整的照片流出=行为不检点,而不去进一步想一想拍照片的目的和如何流出。所以,发表了狗屁言论,然后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打压政敌的目的已经达到。

不需要遮遮掩掩,就是这两位!




粗俗的说一句,如果这次不雅照片的事件主角换成两位大人的女性亲人朋友,又不知道他们的内心滋味如何?去年大选,我们上了一门公民课;霹雳州变天,我们上了一门政治课;这次,我们上了一门道德教育课。摆着现成的反面教材,我们简直可以对孩子说:“你看,这就是‘伪君子’的例子,满口说的是满口道德仁义,但是什么是道德仁义也不知道。”按照两位大人的逻辑,我们应该赐封他俩最高荣誉,因为他们教育了全国人民!

蔡细历事件也许还可以用“对伴侣不忠”的角度去批判,可是这次黄洁冰事件完全是由无耻之徒一人所为,而且也是在当事人不知情下偷拍。就像一个人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把你的车子驾走,事后还说你的车子怎样怎样。窃取财物的小偷应该被批判,难道窃取私隐、感情的人渣我们就可以放过,反而将矛头指向遭受损失的人?

是的,我愤怒!我愤怒那些欺骗感情,翻转猪肚就是屎的贱男!我愤怒那些为了钱而践踏他人尊严的走狗!我愤怒那些为了权位金钱名誉的政棍!我更愤怒为什么我们美丽的国土上,竟然出现了这些败类

我知道这个部落的影响力不大,也知道黄洁冰不会看到这个部落(就算看到也不谙中文),但是我还是要说:

“请不要向恶势力低头!不要中了那些人的圈套!我们都知道这些事对女性的伤害很大,但是请坚强地熬过去,我们的下一代需要有能力的人去建设一个更美好的环境!”

声援黄洁冰,抵抗恶意中伤的政治文化!

Share/Bookmark

醒来看到的秋天

一觉醒来,天气也变得不像前几天那么闷热。睡醒还可以听到微风拂过树枝的呼唤,我在床上滚了半小时后决定不赖床的原因,也因为它吧。

最近花太多精神做作业,一到晚上双眼布满血丝,坐在电脑面前本想看看新闻或做些什么,不到一会儿就投降。偏偏睡前觉得口干,不是喝milo就是蜜糖水,两者不选就白开水好了。结果半夜四五点准时起床上厕所然后再继续入眠。回魂觉当然不好,感觉就像清醒的时候突然被人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失去知觉。醒来后头脑昏沉四肢无力,还以为自己在不记得的梦境里经历了什么生死大战。

今天早上的一门讨论课取消,我才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睡醒后还可以“选择”写部落。呵,“选择”其实无所不在,只是自己在平时仍不愿挤一点时间去“选择”写部落,我的“选择”被课业一人独霸,这也是我对它纵容过度的后果。摆脱了回魂觉的症状后,觉得自己陷入近乎入定的平静。这种平静引我进入一种难能可见的内在专注,专注五官的神经,专注内在的呼吸,专注每一寸肌肉的变化。在专注的催化下,仿佛看的文字、听的鸟声、抱着的棉被、深深的一口呼吸都可以带来无以名状的幸福。我只能感恩,感恩我仍有从平淡中汲取幸福的能力。

国大校园的草地被新年的热情烘成垂死的焦黄,苟延喘息。有的地方还可以清楚地看到热情走过的痕迹:在油绿的草坪的中央,有一条由草的焦尸组成的轨迹,几乎与孕育它们长大的泥土同化了,远看像数不尽的黄龙在国大校园盘踞。可野草是世上最坚强的生物,除了不幸殉难的枯草,还有充满生机抖出一身青翠的新草,就站在轨迹旁,生与死的道理得到最直接的对比。

看着日渐变成枯黄的草坪,总是幻想这就是热带的秋天。听说秋季时一天秋叶漫飞,萧瑟断魂。我对秋天的认知也只限于:秋天是泛黄的日子,仿佛眼睛也换上季节的眼膜,看到的尽是单一颜色。但是国大的秋天也不至于那么消极,至少我看到了新旧交替,消逝的过去,是为了成全对这世界还一无所知的未来。

呵呵,想得那么多,感动牵动了我的嘴角。

好了,准备上课!
Share/Bookmark

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一笔一书走江湖(4):写不出的烦恼

这样的题目可以有两种解释:“写不出的”“烦恼”,说的可能是自怨自艾将芝麻绿豆小事无限放大的文章;“写不出”“的烦恼”,这样就给了“烦恼”一个名目,大家也就知道我到底在烦恼写什么。

脑袋空白,文思枯竭,也是一种烦恼,纵然我并非靠文字找吃。

具体地说吧,新年在家过年,家里头摆着许多小吃,有松软的黄梨酥、香甜的蕉柑、肥美的肉干、入口即溶的花生饼。你只要坐下来,手没停着,口也没歇着,所有小吃在肚子里进行大一统。在家里,你根本不知道“饿”字怎么写。过了三天,你觉得肚子里像是有个搅拌机,搅着搅着,需要将里头的东西排出。进厕所关上门脱裤子,却发现无论如何使力,那股吃奶的力甚至可拉动一列火车,底下的另一端仍然平静,水面丝毫没有波动。

书读得再多,不懂得将所读的消化、运用、排出,积在体内一久也只会变成另一种毒素。

(真的写不出啦!救命~~)
Share/Bookmark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举高只手-农夫



成军快10年的组合农夫FAMA,现在才知道他们的存在和开始喜欢他们的歌,我实在有点脱节和无知。目前为止最喜欢就是这首了,很激励人心。FAMA加油!

看不到youtube或不谙广东话的朋友,抱歉啦。
Share/Bookmark

Tuesday, February 3, 2009

一不做,二不休

上次开学的时候稍微染了一撮头发,结果大家的反应好像看到野人下山那样,哇哇声。这次新年回到家,干脆将一整头都染成金黄色。回到学校,大家的反应从看到野人下山,变成看到下山的野人原来还会用电脑打DotA那么惊奇。

拜托,什么年代了,才染个头发就在那里大惊小怪。我妈是理发师,如果发型十年如一日那才值得惊讶嘛!

目前为止听到的评语百花齐放,他(她)们说:

“好像卖翻版的。”
“完全不符合形象。”“什么形象?”“读书仔的形象。”
“有变帅。”
“很酷。”
“完全不一样了。”
“学记几时有个金毛的?”
“人潮汹涌的时候很容易认。”
......

我就知道很多人都说跟之前的形象很不同,但还是忍不住反驳一句:形象的东西都是被塑造,我长久以来塑造之前的形象,难道现在不能塑造另一个形象吗?能,当然能,所以就大胆地改造。我这一次,连从前的“我”也要舍弃。

温顺平和的外表=普通不起眼。我要来点突破,同一时间还保存着内在的赤子之心。

总之,自己喜欢就好。


Share/Bookmark

Sunday, February 1, 2009

一笔一书走江湖(3):归

我把怀里的背包揣得紧一些,厚实和沉重能给我一种安全感,让我即使在颠簸的车子里也可像个小孩般入睡。


这次并不成功,司机驾得非常安全,我不断努力地阖上眼皮,心中默念“嗯”一个音节,好让自己进入全身放松的状态。闭上眼睛后,反而有更多思绪一涌而出,仿佛是粗心的牧人忘记关上围栏,让一圈的牛圈挣脱限制。牛……啊又是牛,整个月被“牛”疲劳轰炸,现在想到什么都变得与牛有关。急于入眠的焦躁就像给脑里的牛群吃了兴奋剂,让它们更加亢奋地狂奔……等等,“奔”=“犇”,同音同义,连文字都变成三头牛来缠着我了!


90令吉的车票果然有不一样的待遇,甚至有服务生准备餐饮。心想反正也已经睡不着了,就要了被热茶,时间是7:30pm,天色从5:00pm的刺眼金黄变成幽蓝,与新年时期洒得一地艳红的认知有很大冲突。也多亏这种天色,才能迫使游子如我收拾玩乐的新,各自回到另一片天地。在那里,本身就是唯一的支柱,没人还会在你失落时摸摸你的头,像个孩子般拥你入怀。


呵,我想起了母亲,她也是属牛的。


属牛者,今年是本命年,行大运之际也犯太岁。我想起两个小时前,母亲撑着日益臃肿的身体从商场一角走到车站,用了15分钟。人老了,脚力也不济,想起她这句渐渐变成习惯的话,15分钟也太为难她了。以后,就算她走路慢得像头老牛,做儿子的也会陪她走完,只有她才愿意用了那么多年的蛮劲来养育我们。


车子继续平稳地行驶,端来的热茶也被我喝光。电视现在播着好莱坞爱情小品电影,喧哗打闹的情节并不能保证观众的垂青,更多搭客宁可戴上耳机或大被蒙头,眼不见耳不闻。也许大家都明了,童话式的际遇只能在童话里才能找到,回归现实最实际。


我又想起,年初三约了旧时办活动的老友聚头,连第一次让我心动的她也出席了。结束后我独自驾着车,在大道上与其他灵魂用速度喂养黑夜,还是忍不住问自己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如果当初我俩在一起,现在又会是怎样的一幅光景?


如果……如果……太多如果只会将人牢牢捆在回忆,还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吧。


11:00pm,安全抵达。我快步走向巴士站搭车回宿舍,一边盘算何时取回遗留在家的思念。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