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一笔一书走江湖(8):说故事的人

九月奄奄一息,十月静候它腐败的躯体。

静悄悄十月,也只是自己渐渐失去对时间的触觉。分不清当下身处何方,什么时辰,存在的那种悸动。若生活被还原成原始功能:生产和繁殖,未尝不是一件乐事。一动一静都只为了确保基因的延续,简直可以媲美义无反顾地爱一个人死去活来。

赖以坚持的是理想,费尽心思地去达成某件事、得到某个人、写出某段文字。理想是美化的欲望,一如镶金的马桶。只有坐了上去,才知道原来理想的底层是令人厌恶得作呕,却又干脆直接。

让欲望流动,有进有出,动态平衡。于是在自助餐里无所不用其极地将所有罪恶丢进肚子里,再让大肠执行释放的任务。奔流到海不复还。痛快。

用眼睛把每份笔记细细咽下,深怕吞得太快消化不良。可是吞了太多也是消化不良啊,扣喉是终极解决方案。

呃呃呃,吐出这堆文字。

我只是想说个来往进出的故事罢了。

(记不断啃面包和快熟面和笔记的日子,还有昨天的点心自助餐。)

Share/Bookmark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无题

时间流动变得缓慢,每天的生活就像在一团巨大浆糊中缓慢吃力地前进。见到每个人第一个问候语肯定是“忙吗?”,答案也永远都是“是的,很忙。”问候之后伴随着沉默,没人愿意将辛辛苦苦聚集起来的精力花在肤浅的对话。吃饭、睡觉,都回归到最原始的功能,大家都在“吃”晚餐,没人“享受”晚餐(大家都不敢)。吃完,继续,读书的读书,写作业的写作业。

这就是每个学期中期的情形,每个人仿佛连牵动面部肌肉的能力都被压抑。我把这个学期成为“地狱期”,取我们一般说的“busy like hell”意译。

曾经想过,每一个阶段的考试都是环环相扣,彼此前后呼应。UPSR等于六年级一年来大小考试的总和;PMR等于三年的UPSR;SPM等于两年的PMR;STPM等于两年的SPM;大学期末考等于浓缩的STPM。未来呢,每一天生活面对的考验就是一次大学期末考。不过,身经百战的我们,到了社会也就“免疫”了,这就是大考小考带给我们最大的收获吧。

呜,一派胡言。

今天朋友问我:觉不觉得到了大学最后一年很多东西都改变了?当然有啊,好多朋友已经毕业,又有许多陌生面孔频频浮现,忙碌程度以几何倍数增加,对课程益发投入,每天一杯咖啡也不足以抵挡瞌睡,真的很多东西都不同了。最大的不同,是被迫去想:毕业后的自己该怎么样。还有少过一年的时间就要离开校园,呵竟然开始觉得不舍。舍不得的是作为学生的那种思维,那种除了把书念好之外就是风花雪月的生活。但是人也得对自己对别人负责啊,总不能永远以自己为中心,是时候在关心自己的同时,花多一点时间关心身边发生的事和出现的人。我明年正式成为这社会独立的一分子,就代表我能用自己的能力去改变周遭。

变换才是永恒,我永远欢迎和接受它。

还有许多计划储在脑里,再不把它们付诸行动就只是纸上谈兵。再争取多一点时间,规划再好一点就行了,一定行的。

(太久没写,文笔生涩得惨不忍睹。)

Share/Bookmark

Sunday, September 6, 2009

好料介绍


介绍一个蛮好用的网上电脑英汉—汉英字典给大家: www.nciku.com

第一次找到的时候还蛮喜欢它简单清爽的风格,不知为何,我觉得它使用青色作为网页色调令人觉得很舒服。既然是字典,功能才是最重要。除了一般的输入汉字或英文字词搜寻释义,还可输入汉语拼音,省了使用输入汉字时慢慢寻找目标字眼的时间。

这些功能都很平常吧?我个人特别喜欢它网页内的手写输入功能,尤其是我使用学校电脑上网没有中文输入键盘设置,又想要知道某汉字的拼音和英文释义,这个手写功能就帮了我超大的忙。只需要记得那个字怎样写,慢慢用滑鼠勾勒出来,系统自动排出最相似的字汇给你选择。

这是中国设立的网站,理所当然汉字词汇比较丰富,很多难读难辨认的汉字都可以通过手写输入功能找到读音。当然,一些太难的汉字词汇就找不到英文释义,不过对于一般常用的字词来说,它的搜寻结果已经非常足够。

它还提供字汇储存功能,方便有心自习英文的人可以随时复习自己常用的字汇,很不错吧。至于其他的自习功能我就不说了,因为没试过,也让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摸索。

Share/Bookmark

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我们那一年

上星期一出席同学会教师节庆祝晚会,算起来已经是第三次牵涉有关活动了。首两次是做幕后工作,去年没出席,这次以一位观众/学生的身份参与。出席的原因很简单,正如之前说过了我已经对学会放下心结,之前想象的问题已经都不是问题。觉得自己最弱的一环就是用餐时与老师的交流,之前可以用“同学会执委”这个堂皇的理由减少社交,现在自己变成学生,但是已经没选读中文系的课,老师们也不太认识,最后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哈哈。

不过,比起内心的满足,这点突兀算不了什么。

找了找以往写过的帖子,输入“同学会”三个字,出现三篇帖子。以时间顺序排列的话,第一篇写下了续任的感受,当时还有一种心不甘情不愿的感觉;第二篇说着办教师节的情况和感受,因为何自力老师的一席话,我知道自己为学会做出的改变已经走上轨道。当然,那时候某人对我的影响还是很深,我次次觉得自己放下,其实根本就是越来越在乎。有位风之影留言给我:真正的放下,不是冷漠,而是坦然接受他的另一种存在意义。”重看这则留言,才惊觉我用了两年才做到真正的放下。而两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飘走了。实在可怕。第三篇记录赢了汉语桥二等奖的喜悦,因为比赛前我对自己说了为同学会争光,我做到了。

还是说回那天的心情吧,我知道自己并非中文系红人,所以心思不放在与老师交流上,更多的是要验证学会方向改革以来的成果。之前跟随着他们开会已经知道整个节目流程,所以没有惊喜。进行到一半时发生技术问题,我紧张得忍不住给了点意见。后来又觉得自己做错了,新一届有新一届的想法和作风,我该做的是信任他们让他们解决问题,而不是用“长老”身份干预。节目结束后,我觉得颇羞愧。

要说惊喜还是有的,新任主席超伟致词时突然提起慧怡、邦浩和我的名字,感激我们仨对学会仍不离不弃。虽不至于感动落泪,但心窝觉得暖暖,顿时觉得以往做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为学会付出,不再限于以往,只要我还在nus就会奉献我的能力给它,因为我要看着它稳健地重生和成长。第二个惊喜就是娇小玲珑台风稳健的康乐了,呵呵呵。)

超伟说同学会就像从黑白电视时代走入彩色电视时代,我个人蛮认同。我不介意当黑白电视里的人,只希望彩色电视里的他们能够绽放更多色彩。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