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5, 2009

两颗星球

XX:
温馨的中秋刚过,又要迎接叮叮当当的圣诞了。这个时候,你是否也在计划找个晴朗的夜晚,与他携手到乌节路欣赏五光十色的灯饰?今年大概我想我应该不去了,也许我害怕的是跟随着你步伐,总有有天会在某个路口毫无预警地交会。那时候,我是否已经学会对你报以淡然一笑,然后继续着我的路,还是尾随着你?我不去想,因此也就决心走上与你平行的路途。

我要么高估自己的决绝,要么就是低估造化弄人的力量。有的人和事就像宇宙飞行的流星,一不小心飞蛾扑火似的撞在心房里,留下的痕迹就是永远。XX,你是我不敢挽留的流星,只能看你在我留在心中的伤痕,然后被你牵引,一步一步踏在你经过的轨道。

尤其当我看着面前的她低眉不语,眼眶闪出的泪光像浩瀚宇宙里的繁星,我才惊觉此情此景多么熟悉:数年前的我就用同样的姿态坐在你面前,苦苦思索一字一句来充作男生(我还不够资格被称为“男人”)的面子。七百多个日子后的今晚,我才一一感受你的呼吸、你的心情、你眼里的流动。现在的我,仍在苦苦思索一字一句,去弥补对她造成的伤害。XX,如果当年你也有一丝与我相若的苦衷,那我已得到全宇宙最大的宠幸了。

XX,如果当时的我已经明白,没有引力的两颗星球是不会互相吸引,勉强地扯上只会撞得粉身碎骨,你和我的之后一定有更多交集点。呵,我又想这些无谓的“如果”了。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懂了,能将我和她的伤害减至最低的方法也明白了,那是与你当时做的同出一辙啊。除了惊讶这重演的历史,今晚我也记得了那时候的痛彻心扉,虽然角色不同,但还隐隐作痛。

在无风的晚上,除了反省自己的错误,我更希望她能一步一步走过来,在人生风浪里站稳步伐。对你,XX,除了万分后悔当年的不成熟,和希望现在的你仍然欢乐如昔,我还能奢求什么?

*谨言慎行,切记*

Share/Bookmark

Friday, October 16, 2009

兄弟

昨天师兄打电话给我,说另一名在这里工作的师弟被雇主扣住薪水,可能随时连薪水都拿不到了,打算回家乡万挠休息一下。师兄还说他现在很苦恼和气愤,看我俩有没有可能在他回家前出来替他纾解压力。我沉吟了一会,问师兄明天一块儿与师弟见个面吃顿饭当作践行,那一刻我没有半点迟疑。

今天12点约在裕廊东转换站见面,已经看到明显的忧郁挂在师弟的面上。吃饭时,他述说事情经过,就算说到那个坏雇主也看不到多少情绪起伏。可是,我和师兄都感受到,感受到他的压力和无奈。中五还没毕业就出来工作,几年前不小心令一个女生怀孕,幸好对方家人不嫌弃两人就注册,可是没有举行正式婚礼。师弟说,这次出来新加坡工作就是想要存点钱办一场体面一点的婚礼,给女方一个名分。被解雇,还得负担家中一大一小(一岁半女儿)和一辆车,对一个比我还年轻的青年来说实在有点苛刻。

对于职场的人情世故我无法提供意见,只能由师兄为师弟开解。临走时师兄塞了几百块给师弟,他一直推搪,到最后还是收下。我能够做的,只是送他到上车地点。他当然也是推搪,我明白他推搪的原因:男人呵,担子越大,越要顾及面子,不想流露软弱的一面。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送他到那儿就回。

在地铁里师弟说了一句话:“你们这样做,会让我觉得很过意不去。。。还弄到人眼睛湿湿的。”我转头看,他的眼眶和鼻头都红了。我拍拍他肩膀,说:“不需要觉得过意不去,我们以前一起学习,一起吃训练的苦,这才是兄弟嘛。等以后我们有问题,到时你再帮助我们就行啦。”师弟笑了,我看到他眼里的释怀。

做兄弟的,不需要计较太多。

Share/Bookmark

Thursday, October 8, 2009

浮躁

又来了,那种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浮躁。

不过这次找到更好的宣泄方法,还有更坚定的意志。

睡一觉,什么都会变好的了。

Share/Bookmark

Sunday, October 4, 2009

中秋节




中秋佳节,何止月圆人团圆,连破碎的汽车大镜也那么圆。

这一点也不好笑,如果舅舅的罗里继续倒退,我可能小命都没了。

教训:千万不要把车非常贴近地泊在罗里后面,

被妈妈“刷”得不敢说话,毕竟这是自己的错。更觉得羞愧的是犯错的是我,却要妈妈出钱换大镜,虽然有保险赔偿,却也花了RM100。哎呀,我还不算一个能够独立解决问题的人啊。

晚上吃饭时,爸爸妈妈都不提这件事,我想他们是在顾着我的面子。不过,自己做过的还是做了,继续自责。

不过,总算有一次最齐全的家庭聚餐。纵然在家温习测验有多痛苦,有了齐全完整的家庭就够我继续冲刺。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