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回顾09

09最后一天,正是回顾的时候。

我想了一个字来代表过去一年的改变,就是“实”。过去一年的事情,让我的心和思维变得更“踏实”。或者说,接近毕业和踏进工作社会,人也变得更“现实”。 可是,改变归改变,心中“老实”的那部分还没变质。就像之前说的,我这种人啊怎样使坏也不见得真的很坏。

09年,人际关系方面让我有了很大的领悟。领悟和学习完全来自失败,被人耍得多了,自然也变得比从前精明。 我不否认自己记仇,曾经耍过我的人我一定会记住,记住自己的无知,还有记住教训。日后如果真的与这些人见面我又该如何面对他们?到时再算吧。

我真正放下那位“她”了。因为放下了“她”,我面对男女之事更坦然和踏实。“缘分该来就回来”,我深深体会话中含义。我才23岁,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完成、很多地方等我去探索,已经不想太早被约束。坏的方面是,由于没有了心理包袱,我的言语和举动变得过火,有时候越过了那条模糊界线。结果,伤害了人,也换来自责和内疚。“谨言慎行”,是我09年男女关系的总结。

学业方面我看到了努力的成果,终于达到当初定下的目标:3.5/5.0。最后一个学期我把目标定为3.6,已经没有退步的余地。我要的只是不断地进步和进步,当初好玩的岁月已经是过去,认清自己的目标就要奋力冲刺。新的一年代表我要毕业/失业了,说不担心是自欺欺人的说法,不过我觉得自己心理上已经准备好。要来的,就来吧。

明年,我就真正当一个独立的成年人。 有自己的想法和经济来源,规划自己的一切,也不可以忽略身边的人和事,因为没有人能够独自生存。我会有些什么改变?无论我工作后有什么改变,心中某些部分是永远不会变的。正因为我知道心中有某个永恒不变的部分,我才更有自信去面对大风大浪。无论被周遭如何改变,我还是我,一个完整的王玮杰。

09年是想法激荡的一年,而0年是行动的一年。不要只说,而是说了就做。

Share/Bookmark

Friday, December 25, 2009

home sick

I came back to singapore last saturday and am going back to malaysia again next monday. so, strictly speaking, i only come back for only one week. many friends have asked me what is the meaning of only coming back for such a short period. well, here is my packed schedule:

monday: met supervisor for my project
tuesday: stayed at home and did some school stuff
wednesday: took a walk at orchard road (the lighting decoration is not that nice though)
thursday: watched 《Avatar》with sister
friday: took a nature walk at bishan
saturday: REST DAY
sunday: have a high tea session with a mentor
monday: GO HOME~~~

see, i actually quite "busy" even in this short week. or rather say, i use "busy-ness" as a way to get rid of the feeling of loneliness. Staying outside is not entirely a good thing, especially for sentimental people like me. in pass few years, i usually only went home not longer than 2 weeks. The longer i stay at home, the more reluctant i want to come back to singapore. in here, you cannot be pampered by parents like a never-growing kids; you cannot sleep until 11am everyday and the breakfast(or lunch) is ready; you cannot drive to anywhere as you like.

every time i come back to singapore from home, i feel something have left at home. some part of my heart, i left it with my parents. after certain times in singapore, i get the feeling of "going back to collect them back". perhaps this is the lousiest reason for going home, haha.

i've recalled this year's mid autumn festival, it was just about two weeks after the school's mid-term break. i was contemplating whether want to go home twice in less than a month. it looked like a waste of time and money. one night i received call, it was from father:

"kit, how are you doing now?"
"ok ah, everything's alright."
"come back for mid-autumn?"
“erm.....YA."

instantly, i've already made up my mind without hesitation. compare to home, money and time is nothing. i am willing to give them up just for my family. my parents, my siblings, they are the people i care the most. the only thing that i feel sad is looking my parents are getting older, but we as their children, the time to accompany them is getting lesser and lesser. so, i must cherish every chance to go home.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论语》
"The age of parents must be known: to be happy for their longevity, to be worried for their advanced age"

Share/Bookmark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改变需要勇气

在家痴痴待了两个星期,被父母像为气球打气那样把自己充胖,过去一个月的运动量瞬间抵消。不过,我享受回到家变成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而回馈父母的方法就是最大限度地留在家,陪他们到处走和看连续剧(我发誓不会再看第四遍《宫心计》!)。

其实那天去了领袖营后心中有很多感触,但是一下子无法将它们好好整理及写下,到了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动力去记录。不过,趁着今天与讲师见面,解决了课业上的一些问题而心情畅快,还是动笔写下。

自从营会结束后,一个想法一直留在我的脑中。还是那句,我很幸运地获得一个开眼界的机会,也能很幸运地上过一些老师的课、与一些朋友讨论,从而让自己的批判思维变得更敏锐。一个老套的问题:批判之后,我们剩下什么?我认为,愿意对时事批判的人可以分成几种:第一种,纯粹批判,把所有缺点都指出;第二种,指出缺点后提供解决方法;第三种,指出缺点,提供解决方法,还有付诸行动。

很多人只是第一种,因为讲永远比做更容易。第二种人需要结合很多知识,才能提供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第三种人就更困难了,要拥有视角去观察、知识去构想,还要有“勇气”去用行动改变现况。我不敢说自己到达了“第二种”或“第三种”人的阶段,不过领袖营给我的启示就是:我们也能成为“第三种人”。

问题来了: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来改变周遭?乍听之下一个“标准”答案呼之欲出:“改变不需要很大,从小做起就会慢慢变成大的”。我们都知道这个答案,但是道理始终是道理,是抽象的概念。很多人无法或不愿意去思考抽象的概念,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究竟是什么实质行动是我们能够去实行的?”坦白说,我本身也无法立刻给予自己一个答案。我不满意有的公务员懒散的态度;我不满意警察无法让我们感觉安全;我不满意所谓国家领导只为了各自利益而置地球安危不顾。但是,我一个人能够改变那么多的不满意吗?不能的话,我到底能做什么?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很渺小,孤掌难鸣啊。

也许,改变环境不难,改变自己才是最难。一直停留在舒适的区域里,能够维持现状就是最好的生活,这样的想法没错是很简单,人也比较快乐。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悲观地说,知道的东西越多,就越由不得自己当一只文明鸵鸟,知识推动我去改变。既然是这样,我就需要一个推动的“辅助器”——勇气。如果没有勇气去改变自己,又怎么谈得上改变周遭环境?所以一切从“自我”开始,离开自己的温室然后去适应那个转变,一点一点地储蓄勇气。勇气够了,就是改变周遭的时刻。

我的勇气还不足,得靠改变生活习惯和体能挑战来帮我储存了。所以,我已经为2010年设下两个目标:
第一、当一个更环保的人,用自己的容器购买饮料和食物。
第二、参加明年一项长跑竞赛,16公里。
我要做到。

Share/Bookmark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用心写

尝试写一些有韵味的文字,最后无功而返。

到底什么才是有韵味的文字?怎样才能让人读出一点味道?这些问题像鬼魅般对我耳语。一直觉得写作是很个人的事,反正我手写我口,把自己所想所感受一点一滴刻印在每颗字里就大功告成。看不明白,那是大家channel不对;看懂,证明你我同一水准。

只不过,当知道自己的心情印记将被读者阅读,心里头无可避免地加上“他人”这一项负担。期待读者无法完全解读自己,又渴望他们能产生共鸣。正因为这种矛盾,我始终写不出什么好东西。

当写作变成一种对他人的责任,任何字句的修饰都显得做作。

当中也包括心魔作祟,读了太多不尽明白的文字,心中也想模仿那种风格,效果却是东施效颦,连自己重读后也不忍心写下去。把这些东西放出来,只会侮辱读者的品味和自己的尊严。真正要体会写作的乐趣,应该是要随心而发的。写自己最爱的事、最贴近的心情和最熟悉的文笔。对着纸张时就会笔走龙蛇,心中不吐不快。有过几次经验:相比那些为了参加比赛或吸引目光的作品,跟着心情走的文字往往得到更多认同,也显得更纯朴和可爱,呵。

也许我不该拘泥争取主流的认同,一心模仿他人的写法。由心而发,写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文字。就算不靠写作出名,但至少也对得起自己了。

Share/Bookmark

Thursday, December 10, 2009

一些想法:大专生的心理盲点

身为华校生,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从小接受华文教育。另一方面我也有幸地在国中完成中学教育以及现在负笈新加坡。结合这些经验,使我得以见识族群或国家之间的异同。几天前我参加某大专青年领袖营,却发现有的本地大专生陷入了一些心理盲点,希望在此提出与大家讨论。

第一,在三天两夜的营里,我观察到许多大专生无法保持开放的心态去讨论各项课题,提出的问题也加上预设立场,而且预设的立场只是靠非常片面的知识支持。片面及有限的知识形成偏见,日子越久偏见越深,那又如何听取和了解他人的立场(注意:不是接纳他人立场)。举个例子,某讲座邀请华裔公务员解释公务员的工作情况,有营员提出了这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少华裔当高层?为什么就算只有十个华裔公务员,却只有一个或没人能当高层?这个问题忽略一个事实:友族公务员的比例本来就比华裔高,因此由友族当上高层的几率当然比较高。况且,并非所有华裔公务员都一定是最优秀的人才,也没有必然全都当上高层。

第二,身为华校生的我们从小到大被灌输华教得来不易的思想,能够拥有目前的小学、独中和学院完全是靠华社极力争取。这一点我完全赞同,也非常感激先贤的坚持。只不过,过多的灌输却制造了一种悲情诉求:华人辛苦地维护华教是因为马来人逼的。可怕的是,这种悲情诉求似乎已深深根植许多青年脑中。如果一直把自己定位成受害者,这样根本没办法培养民族的自信,因此我们所争取的只是一种赔偿。也因为这种悲情诉求,我甚至在新加坡听到其他来自独中的大马学生的冷嘲热讽。现在是时候摆脱悲情了,无论巫裔、华裔、印裔、锡克裔、卡达山裔、伊班裔,我们争取的不是被压迫后的赔偿,而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基本权利。也许日本和中国战败后的心态差别能成为我们的借镜。

我们从小到大只依靠一种媒介告诉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事。长久下去,我们只会用一种思维去思考,无法站在另一方面去看事情发展。21世纪是资讯的时代,大专青年更应该多阅读,多从不同管道汲取资讯,比较各个方面的意见和观点,统合它们然后找出自己的立场和想法。拥有自己的立场不代表死脑筋,全方位思考能使我们的立场更具有说服力同时,也多了一份包容和谅解。

庆幸的是,在营中我也感受到许多大专青年逐渐摆脱以种族区分地位的思维。不管是什么肤色的人,只要是为了这个国家(不是政府)的未来着想,大家都是一条心的马来西亚人,这就是21世纪马来西亚青年的宣言。我相信,年轻一代如我们必须克服以上盲点,这样才能进步,为族人和国人争取更公平的待遇。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