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9, 2010

满足

第三周,或者是还剩下十周,已经变得很忙。忙着上课、做作业、看书、写履历表、找工、上课程。日子很快,又很慢地溜走。

其中一份作业是评论一位作家的论点:他说人们不断地制造忙碌,不断追求物质,但是他们真正开心吗?把他的话投射在自己身上,好像也蛮对的。我这个人,无法做到两袖清风,贪婪才是令我进步的驱动力。可是我开心吗?我开心,因为我见证超越自己的努力,我感受到自己进步后踏入另一个阶段,我知道昨日之我已死,今日之我已生。面对重生的自我,能不感到喜悦吗?

简单的说,忙碌令我有存在感和操控感。到我真正觉得空闲时,也许就是日暮西山的岁月了。

总是想起庄子《养生主》最后一句: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精神境界。

Share/Bookmark

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挫败感

很久没像这几天感受那么深,但只会鞭策我要做得更好。

Share/Bookmark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一笔一书走江湖(9):死心

以前,当感觉自己还有些东西留在某处还没拿回来,时间一久就可把“它”找回来。这次却觉得我的心里有一部分已经死去,完完整整地死去,永远也要不回来。就算日后找到了死去的那部分,也只是替代品,以前的一去不回。年纪越大,死去的部分越多,这是生命的循环,我没有能力阻止死的死,生的生。尝试挽留却徒劳无功,一个凡夫之躯如何与天地规律抗衡?死去后,心中又有一些部分诞生,喜欢与否,都得接受。

最近常感到虚空平静,是因为体力消耗疲累造成,还是我的心也死得所剩无几?如果死光,我将是一具冰封的僵尸,无法对外界的一呼一吸给予应有的回应。应有?什么才是应有?谁来决定?若我真是僵尸,冷漠也是“应有”和“应分”的态度。

陷入恶性循环里,想用肉体的刺激来唤醒死去的灵魂,于是不断地运动不断地熬夜。我知道自己在寻找某些东西,但是不确定究竟在寻找些什么。一个人?一滴温暖?一首诗?还是一种无以名状的流浪?

也许,到最后,我什么都不剩,一罐啤酒足以让我沉睡。

我的潇洒只是流放的孤单。

Share/Bookmark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目标

二度醒来,已经是接近12点了。我说二度醒来是因为早上七点已经起床一次去跑步。回来冲凉吃了早餐后很累又躺下去睡着了。现在我才算是精神充沛,反正今天只有两点到五点一堂课。

正式投入在国大最后一个学期,思绪也迅速调整到“读书”的状态。我之前说过,今年是付诸行动的时候,很多事情不可以只靠嘴巴讲,而是要去做。16公里长跑日期落在三月十四号,生日后第二天,很巧妙的一份生日礼物。为了这个长跑,我这次真的有根据训练计划,几乎每天地去跑。这星期已经是训练的第三个星期,除了一些不确定因素(天气、路线)造成一些训练无法完成,我都逼着自己去尽量做到。这星期的目标本是跑44分钟,跑了33分钟就受不了。不用紧,我对自己说,今天做不到明天就要做到。

跑步之后的感觉很奇妙,觉得自己充满能量,什么难题都不怕,颇有“一夫当关”的豪迈气势。而我更享受的是全心全意向着目标奋进的感觉,过程虽然难受,不过一想到前方还有要完成的目标,牙根一咬,硬生生把自己推向另一个阶段。我的精神状态,也进入更高的层次了。

努力!加油!just do it!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