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3, 2010

怒与悲

最近不开心。不是因为温习,我早就对考试温习麻木了,心中已经有一套应对的方法。不开心的原因,是近来一打开报纸,看到的全是负面的新闻。纷乱的政局、人性的泯灭、还有弱智扮高雅的政棍。怎么叫人开心起来?

我实在无法想象:在我中六的学校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中二女生在下课被侵犯,而且还是同班同学经手。是男的欲火焚身无处宣泄?是女的招引男生?是没有巡查员巡逻?是学校拥有太多学生?是校方纪律不严?是教育制度把我们变成一具具只剩下基本生存欲望的野兽?太多问题充斥我的心里,我不知道该不该找出一个确定的答案。找到了以后,受伤的灵魂能痊愈吗?想要解答疑问,却产生更多疑问。而我,除了愤怒和感到同情,是否能做些什么?能做的也许就是要更严格地监督自己品德操守。这个社会太多不幸,我不想自己增添那些不幸。我还要改变世界。

另外一宗新闻:念牙科的nus大马学生,前天跳楼自杀,原因不详。我听了后不禁心中悲戚:有什么事不能解决,非得用死来解脱?女生啊,你只有22岁,世界还有多少奇妙你还没探索、还没享受?为什么你可以忍心地抛下家人朋友,还有关心你的人,走上你一意孤行的死路?新加坡也没你想像的高压,它也有可爱的地方。为什么你就不肯给自己一次机会去发掘?

我只能任由心中的怒与悲将我燃烧。燃烧过后,我的视野变得更敏锐,我的心会更加保护仅存的那点纯真,我的情绪会变得更敏感.......

××××××××××××××××××××××××××××××××××××××××××××××××××××

是时候把这个部落的风格改变一下了。在这里写心情,却一直卡在私隐和公开的模糊地带里。想让大家知道我的想法,却受制于不是所有想法都可以放上来让大家点评。所以从下一篇开始,我只在部落写故事,写自己的别人的故事,当作训练自己说故事的能力吧。另一方面也该重拾日记,标记迈入新世界的开端。

Share/Bookmark

Saturday, April 17, 2010

最近把生活习惯调回稍微“正常”的步伐,身体状况都有显著的改变。我嘴旁多年无名的红肿敏感状态竟然慢慢改善。看来在家的顿悟是正确的,要靠正常的生活习惯保养身体机能,这样才有精力做更多的事。

不过今晚又放纵了一点。今天是最后一堂课,以后大概也不会在国大上课了。回到家后只感觉巨大的疲累盘踞我的背上,巨大且漆黑的疲累。不想做些什么,就跟室友狠狠地玩了45分钟的游戏,彻底地从头到脚地放纵。我要把今天在校园收集回来的郁闷释放出来,我四年的郁闷和枯燥呵,统统给我出来。

放纵过去了,睡醒后又是一条好汉,努力地念书温习,好好表现为我的大学呈现最完美的落幕。

Share/Bookmark

Thursday, April 15, 2010

最后一个星期

把这里荒废了整整两个月,是给自己最大的纵容。部落格也只是一种抒发的管道,也不是要向谁或谁交代。真的不想写的时候就搁在一旁,现在那股想写的冲动又回来了,把部落改头换面,当作自己重新调整心情出发的象征。

两个月过去,该做的功课都做了,该考的测验也考了,现在只剩下两个星期后的考试。这个星期里,每上完一堂课就有结束的感觉,四年的回忆仿佛找到落脚的地方准备扎根成长。课堂的回忆落到课堂的位置,朋友的回忆落在朋友的位置,每一段做过的事和每一个遇过的人都有秩序地在我心中寻找该留下的地方。当尘埃落定,我大学生活正式结束。

没有伤心,没有不舍。这都是生命必经的阶段。当然,经过车站、食堂、或办公室,也难免回想自己留下的痕迹,试图再一次感受当初的情绪和思维流动。虽然说对这个地方不会有太大的归属感,还是不小心地遗留自己的一部分在校园各个角落,静静地躺着,等我有一天回来把属于我的“自己”唤回。

其实面临进入工作社会的前夕,我是期待和兴奋,大于失落和焦虑。很多人都对我说,等你工作了很多所谓的“梦想”就会实现不了,因为已经被现实考量埋没。呵,对我来说,只是坚持的强弱问题而已。真的有梦想,何时达成都不是问题,最重要就是要做到。容貌可变,观念可变,甚至世界可以变,唯一不变的是我坚持的最直接单纯的梦想。年纪越大,却没让我放弃之前的想法,反而更坚定我的志向:我要去纽西兰打工旅游、要去美国成就我的都会梦、要回国改变。

上个月完成16公里长跑,成绩比想象中还好。那是测试我的坚持度,也是我今年的目标之一。谁说我做不到?我真的做到了,曾经想放弃。有这一份斗志,天大地大还有什么梦想不能达成?听起来狂妄,但是我相信。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