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 2010

旅行的意义:完结篇:半岛铁盒

从半岛旅行回来,庸庸碌碌地找工面试,原来也已经过了一个半月。我仍陷在得与不得的泥沼里,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安定下来。只不过,每当沮丧无聊之时,想起那疯狂的9天,脑里闪过的每一幕每一刻都能给我足够的安慰和满足。

我把游记写成“旅行的意义”,其实一开始也没说要寻找些什么的意义。回来后,当思绪沉淀了,最重要的人与事就会从记忆的湖底慢慢浮上来。我吃过半岛的食物、看过半岛的风景、走过半岛的道路、见过半岛的人。这都是很平常很平常的事,就像肚子饿了就要填饱肚子那么理所当然。可是,走了这一趟,我对自己的身份更踏实,我是半岛的孩子,这次旅行更像确认这生我育我的土地。看清了它的面貌,我更爱上这片土地,也可以在外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的国家。

这是我的国家,但是我对它的认识还不够。在南中国海另一端的土地,我无法自恋地用半岛眼光去看待、评估它。也只有以后我能有机会进入,与同是马来西人的居民一起体会土地的脉搏和起伏,我方能自豪地说:我是马来西亚人。

也只有称为“家”的地方,才能让我肆无忌惮地一次又一次回去寻找慰藉。

而这半岛的记忆,锁在铁盒里,在记忆湖底永垂不朽。

总共行驶了2287.5公里
救命良药,从旅途一开始就一直喉咙痛

帽子,帮我遮风挡雨

最重要的,泻药!

笔与笔记本,记录看到的一切

电话+GPS+相机

最后,无心插柳带来的电脑,陪我们度过没事做又懒惰出门的晚上

Share/Bookmark